从燕园到特文特

杨冰莹,现就读于北京大学计算机辅助翻译专业,以及特文特技术传播专业,北京大学-特文特大学双硕士联合培养项目首批参与者之一。

不知不觉,已经在特文特大学生活半年了。回顾这半年的生活,有欧洲文化初体验的新鲜,有啃文献赶死线的艰辛,有漫天繁星绿色森林的陪伴,也许偶尔会怀念北大银杏叶满地的深秋以及和小伙伴们共同奋战图书馆的寒冬,但是现在的我发自内心地享受这样的生活,倍加珍惜所剩无几的留学生活。

留学动力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留洋学历鱼龙混杂,如果只考虑未来就业,光有燕园的学历便已经足够。也有人会问,如果追求自我提升,燕园作为中国的最高学府,从中便能够获取足够多足够好的资源,为何还费尽周折,漂洋过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正是因为燕园让我见得更多,见得越多我越是想走得越远。

燕园求学时,其包容、极富开创性的理念,推崇的批判性思维,慢慢深入到我的学习生活中。自由独创批判性思维,是二十几年来我接受的传统教育中所缺失的。切身感受完全不同的西方教育体系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如何更好地做学术,如何提高自身的英文写作水平,接触到行业内最新的发展动态,今后能为中国技术传播行业做些什么,西方生活文化体验一探究竟,都是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的动力。

真实生活

在经历繁琐的留学手续申请,与家人朋友一一告别后,我为期一年的留荷生活就从坐落于恩斯赫德的特文特大学开始了。语言、沟通先是一大问题,从哑巴英语到自如地交流,需要一定的勇气与时间,就像下厨一样,告别了便利实惠的食堂,只好挽起袖子自己上阵,回忆之前的下厨经历似乎停留在初中时候的西红柿炒蛋和大学时候的方便面了。但是在这里,你不得不说,不得不做,不然就要闷死饿死,这是挑战,也是动力。之前特别讨厌厨房的油烟,下厨的繁琐,现在我常自嘲,留学以后内外兼修,真的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了。不得不承认,生活自理能力上了一个大台阶。

社交圈上所展示的光鲜生活,像旅游、派对这些只是留学生活的小小光环,褪去光环后是大量学术文献等着我们阅读,学术论文等着我们完成。苦是苦了点,但是学到的却很多。带着批判性的思维去阅读,去理解,从中提炼作者的观点,试着融入自己创造性的思维,重新去诠释,去完善,找到新的依据支撑自己的观点。了解前人作为,方能更好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这就是我所了解的特文特的学术世界——既要创新又要有理有据。

特文特校园有森林的清幽,恩斯赫德有小镇的祥和,营造了学习的良好氛围。间或的假期欧洲他国行,开阔了视野,也使得学习生活不再那么枯燥。

苦中作乐,劳逸结合,是灵感之源,也是保持活力的良方。

荷兰印象

荷兰虽小,但是给我的第一印象却是大气。也许是因为一望无垠的牧场,步调一致的风车,甜美的郁金香花田。也许是因为遍地的WIFI,完善的公共设施,便捷的售票系统。美丽的景致或者生活的细节,都让我每天多爱荷兰一点。至于特文特的校园,堪称自然与现代化结合的典范,简直是宫崎骏电影爱好者的天堂。你会惊叹图书馆别具一格的设计感,也会被天边的晚霞美呆。不论是在学校小森林漫步或者校园小径间骑行,沿途的风景和清新无比的空气都会让心情不禁明媚起来!作为英语专业的学生,也许会被建议去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留学,但是在荷兰这样一个英语普及率高达95%的国家,语言不能成为留学时拒绝考虑荷兰的理由。特文特大学的英语环境更是得天独厚, 国际学生随处可见,与之交流,不仅可以锻炼不同口音的英语听力,更能提升英语口语交流能力,了解同龄人眼中的不同文化。

最开始的适应阶段,最感谢的是特文特的buddy program,说白了就是本土荷兰小伙伴在生活学习各方面帮助国际学生熟悉环境给予支持。荷兰小伙伴们都很热心,初到荷兰学校宿舍还没拿到之前为我们提供住宿,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交流过程中回答我们各种奇葩的问题满足我们对文化差异的好奇心,日常生活中帮助我们翻译荷兰文。真的非常感谢这个项目,让国际留学生们更快更好地融入荷兰生活,也非常幸运能遇见这么好的小伙伴!

留学感悟

也许到了工作岗位,我们在大学所学的知识能直接应用于实际工作的并不多,但是知识是相通的,特别是潜意识里,我们在求学时期所形成的价值观、思维方式主导着我们的未来。老师曾说,当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与青春,却没有游历的资金,一旦我们开始工作,有了资本,青春与时间却一去不复返了。留学生,何其幸运!说旅游,时间太短,不足以深入了解一个全新的环境的生活;说工作,太难,融入新环境的同时却还要忙着安身立命,所以留学无非是驻扎在新环境的第一选择。在异国学习游玩体验感悟,很感谢学校和家人给了我这个宝贵的机会。数据排名不能说明一切,真切地去感受,用心地去思考,享受当下,所有所学终将在不经意间派上用场。这,就是我留学生活的哲学。